请问酒戒

尔时会中。国王太子。名曰只陀。闻佛所说。十善道法。因缘果报。无有穷尽。长跪叉手。白天尊曰。佛昔令我。受持五戒。今欲还舍受十善法。所以者何。五戒法中。酒戒难持。畏得罪故。世尊告曰。汝饮酒时。为何恶耶。只陀白佛。国中豪强。时时相率。赍持酒食。共相娱乐。以致欢乐。自无恶也。何以故。得酒念戒。无放逸故。是故饮酒。不行恶也。佛言善哉善哉。只陀汝今已得智慧方便。若世间人。能如汝者。终身饮酒。有何恶哉。如是行者。乃应生福。无有罪也。夫人行善。凡有二种。一者有漏。二者无漏。有漏善者。常受人天快乐果报。无漏善者。度生死苦。涅槃果报。若人饮酒。不起恶业欢喜心故。不起烦恼。善心因缘。受善果报。汝持五戒。何有失乎。饮酒念戒。益增其福。先持五戒。今受十善。功德倍胜十善报也。

当时有一位只陀太子听了佛说十善业道、因缘果报没有穷尽的道理,向世尊跪拜合掌说:以前佛教导我们受持五戒,现在我想舍戒,转受十善法戒。因为五戒当中的 酒戒难以守持,害怕获罪的缘故。

世尊问道:你饮酒的时候作什么恶了?

只陀太子回答说:国中的贵族豪杰经常经常相约饮酒,以资娱乐,并没有做什么恶啊。因为饮酒的时候心里想到持戒,所以没有放逸,故此饮酒,并没有做恶。

世尊说道:好的,只陀太子,你己经掌握了智慧方便,世间的人如果都向你一样的话,终身饮酒又有什么罪过呢? 这样做的话应当会有福报,不会有罪的。人行善有两种,一种是有漏善,一种是无漏善。有漏善的果报是人天快乐的果报, 无漏善则会有脱离生死轮回,涅磐的果报。 如果饮酒的时候没有造作恶业,欢喜心的缘故没有烦恼,善心的因缘会有善果,你受持的五戒有什么过失呢? 饮酒时心念戒律,更可以增长福报。先持五戒,现在又受持十善业道,功德会比单单受持十善业道胜过多倍。

时波斯匿王白言。世尊。如佛所说。心欢喜时。不起恶业。名有漏善者。是事不然。何以故。人饮酒时。心则欢喜。欢喜心故。不起烦恼。无烦恼故。不行恼害。不害物故。三业清净。清净之道。即无漏业。世尊忆念。我昔游行猎戏忘将厨宰。于深山中。觉饥欲食。左右答言。王朝去时。不被命敕令将厨宰。即时无食。我闻是语已。走马还宫。教令索食。王家厨监。名修迦罗。修迦罗言。即无现食。今方当作。我时饥逼。忿不思惟。嗔怒迷荒。教敕傍臣。斩杀厨监。臣被王教。即共议言。简括国中唯此一人。忠良直事。今若杀者。更无有能为王监厨称王意者。时末利夫人。闻王教敕杀修迦罗。情甚爱惜。知王饥乏。即令办具好肉美酒。沐浴名香。庄严身体。将诸伎女。往至我所。我见夫人。庄束严丽。将从妓女。好酒肉来。嗔心即歇。何以故。末利夫人。持佛五戒。断酒不饮。我心常恨。今日忽然。将酒肉来。共相娱乐。展释情故。即与夫人。饮酒食肉。作众伎乐。欢喜娱乐。恚心即灭。夫人知我忘失怒意。即遣黄门。辄传我命。令语外臣。莫杀厨监。即奉教旨。我至明旦。深自悔责。愁忧不乐。颜色憔悴。夫人问我。何故忧愁。为何患耶。我言吾因昨日为饥火所逼。嗔恚心故。杀修迦罗。自计国中。更无有人堪监我厨如修迦罗者。为是之故悔恨愁耳。夫人笑曰。其人犹在。愿王莫愁。我重问曰。为实如是。为戏言耶。答言实在。非虚言也。我令左右唤厨监来。使者往召。须臾将来。我大欢喜。忧恨即除。

波斯匿王说道:世尊,如您所说,心欢喜的时候,不造作恶业,称为有漏善,这个道理不对啊。因为人饮酒的时候,内心欢喜,心欢喜的缘故,没有烦恼,也不会做恼害他人的事情,这样三业清净,三业清净应该是无漏业。

世尊,记得有一次我去野外游戏打猎,忘记带厨于。在深山中感到饥饿的时候,要进餐用膳,随从告诉我说:大王您早晨出去的时候没有让厨于作饭,所以现在没有饮食。我听到后即返回宫殿,让厨师端上饮食。宫殿中的大厨叫做修迦罗。修迦罗说:现在还没有,马上就做。 当时十分饥饿,愤怒心急,不假思索,就下令侍臣将大厨斩首。 当时大臣们接受了我的命令,一起商议到:举国当中仅此一人堪当此任,如果今天把他杀了,便再也没有能够让国王满意的宫中大厨师了。

这时末利夫人听到我命令将修迦罗斩首的事情,十分怜惜,知道我饥饿疲乏。于是准备了酒肉,沐浴涂香,打扮漂亮,带领伎乐舞女,来到我的宫内。我看到皇后打扮美貌,跟随伎乐舞女,带着美酒佳肴,怒火自然消退。 因为平时末利夫人受持五戒,是不饮酒的,我因此时常不满。今天忽然带着酒肉前来,一起纵情娱乐。随即与夫人饮酒食肉,一起观赏歌舞,欢娱嘻戏,怒火自然熄灭了。

末利夫人知道我的怒意消失,便派遣侍从假传我的命令,对外面的大臣说:不必再杀厨师了。大家于是就遵照旨意行事。 等到第二天早晨,我十分后悔,闷闷不乐,面容樵淬。夫人问我:为什么忧愁不乐,您担心什么呢? 我说:我因为昨天饥饿难耐,一气之下杀了修迦罗,现在想来这个国家中再也没有 象修迦罗那样称职的宫廷厨师了。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十分后悔。夫人笑着答道:您不要发愁,这个人还在啊。 我再三问:果真如此吗?不是开玩笑吧? 夫人说:的确是的,不是玩笑。 我命令侍从召唤修迦罗,不一会儿就来了。我十分欢喜,忧愁也没有了。

王白佛言。末利夫人。持佛五戒。月行六斋。一日之中。终身五戒。以犯饮酒妄语二戒。八斋戒中。顿犯六戒。此事云何。所犯戒罪。轻耶重耶。世尊答曰。如此犯戒。得大功德。无有罪也。何以故。为利益故。如我前说。夫人修善。凡有二种。一有漏善。二无漏善。末利夫人。所犯戒者。入有漏善。不犯戒者。名无漏善。依语义者。破戒修善。名有漏善。依义语者。凡心所起善。皆无漏业。

波斯匿王向佛说:末利夫人,受持五戒,每个月要有六天斋戒。一天当中五戒违反两条:饮酒和妄语。八关斋戒中违反了六条。这样的情况,犯戒的罪过轻重如何呢?

世尊回答说:这样的犯戒有大功德,没有罪过。为什么呢?是因为利益于人的缘故。就象我从前说过的那样,人修善业有两种:一种是有漏善,一种是无漏善。末利夫人虽然犯戒,但是属于有漏善,没有犯戒属于无漏善。依照戒律的文字说明,破戒修善是有漏善,依照真实的含义,凡是内心所发善念,都是无漏业。

王白佛言。如世尊说。末利夫人。饮酒破戒。不起恶心。而有功德。无罪报者。一切人民。亦复皆然。何以故。我念近昔。舍卫城中。有诸豪族。刹利王公因小诤竞。乃致大怨。各各结谋。兴兵相罚。两家并是国中豪种。复是亲戚。非可执录。纷纭斗战。不从理谏。深为忧之。复自念言。昔太子时。先王大臣。名提违罗。恃其门宗。富贵豪强。而见轻慢。形调戏弄。剧于畜生。当时忿恚。情实不分。意欲诛灭。力所不堪。诉向父王。复不听省。怀毒抱恨。非可如何。以是因缘。饮食损常。懊恼愁悴。尔时太后。见我愁苦。种种谏晓。愁故不息。于是太后。爱子情重。便遣使人。求觅好酒。劝我令饮。即白母言。先祖相承。事那罗延天。奉婆罗门。今若饮酒。惧恐天怒。为婆罗门之所啧罚。太后当时。惧子致命。于夜静时。关闭宫门。不令异人黄门婢使而得知者。太后语言。夫天神者。有慈悲心。救一切苦。婆罗门者。皆应如是。子今愁毒。唐自失命。天神岂能救子命耶。宁当服药。消散忧患。得全身命。诸婆罗门。未得天眼。安能知子隐密事也。逼迫再三。俯仰从之。既饮酒已。忘失愁恨。太后见子。还复颜色。心即欢喜。召集宫女。作唱伎乐。三七日中。受五欲乐。所追忿恨。从是得息。思惟是已。即敕忠臣。令办好酒。及诸甘膳。又使宣令国中豪族群臣士民。悉皆令集欲有所论。国中大事。诸臣诤竞。两徒眷属。各有五百应召来集。于王殿上。庄严太乐。王敕忠臣。办琉璃碗。受三升许。诸宝碗中。盛满好酒。我于众前。先吃一碗。王曰今论国中大事。想无异心。坐此会也。今当人人办此一碗。甘露良药。然后论事。咸言唯诺。奉大王命。并敕伎官。作唱太乐。诸人得酒。并闻音乐。心中欢乐。忘失仇恨。沛然无忧。王复持碗。白诸君曰。士夫修德。历世相承。遵奉圣教。不应差违。诸君何为。因于小事。忿诤如之。若不忍者。恐亡国嗣。是故重谏。幸息诤事。诸臣白曰。敬奉重命。不敢违也。因是和平。王白佛言。诸人起诤。不因于酒。然因得酒。息忿诤心。而得太平。此岂非是酒之功也。

波斯匿王说道:世尊这样说,末利夫人虽然饮酒破戒,但是心无恶念,所以有功德,没有罪过,那么一切人民也都是这样啊。为什么呢?我想起近日舍卫城中有王公贵族因为很小的争执,酿成了很大的仇恨。各自商议谋划举兵讨伐,两家都是国家中的豪门旺族,又是我的亲戚,不能一抓了事。他们又都不听劝解,喊着要武力解决,所以十分忧虑。

我回想起,在做太子的时候,先王有一名大臣,叫提违罗,自持其家的权势富贵,轻慢于我,比耍笑畜生还要恶劣地戏弄我。当时我十分愤怒,想杀了他们,但是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向父王诉说也不听。只能心中暗暗愤恨,却无可奈何。因为这个原因也吃不下饭,日渐慷淬。太后见到我愁苦的样子,想方设法开导劝慰,却仍然如故。

太后因为疼爱自己的儿子,便派遣人找来好酒,劝我饮用。我对母亲说:我们世代信仰那延罗天,敬奉婆罗门。如果饮酒恐怕会招到上天的愤怒,被婆罗门责罚。太后担心太子的性命,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紧闭宫门,不让婢女侍从知道。太后说:天神都是有慈悲心的,救济苦难,婆罗门也是这样。你现在忧愁不乐,日渐憔悴,等于是自己丢掉性命,天神怎么能够救你呢?不如服药,排解忧患,这样可以保护你的生命。那些婆罗门也没有得到天眼,怎么会知道隐秘的事情呢?这样再三逼迫,我勉强顺从。饮酒之后忘记了仇恨。太后见到儿子面容恢复,心中欢喜,召集宫女,歌舞娱乐。三周之内尽情享受五欲欢乐,所怀愤恨,由此熄灭。

想到这件事,我即命忠诚的大臣,准备好酒及美味佳肴。宣召国中的王公大臣豪门名士前来集会,要商讨国家大事。 双方各自带领约五百人前来。在大殿之上奏起庄严的音乐,我让大臣每个琉璃碗里盛满三升美酒。我在大家面前先饮一碗。说道:今天我们在此讨论国家大事,想来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现在大家都各饮酒一碗,然后再开始讨论。大家都答应称是。大家听闻美妙的音乐,又饮美酒之后心中欢喜,忘记了仇恨,没有忧虑。我又手举酒杯,向大家说:士大夫、贵族都是世代相承,尊奉圣教,不该违背。为什么大家因为一点小小的事情就相互争斗成这个样子,如果不能相互忍让,那么恐怕后果是国家要毁灭。所以我重新全谏大家,平息纷争。诸大臣说: 我们尊奉您的命令。不敢违背。由此国家得以和平。

波斯匿王向佛说道:众人的纷争并非由酒引起,但是却由于酒而平息了争斗,这不是酒的功劳么?

复次世尊。察见世间。穷贫小人。奴客婢使。夷蛮之人。或因节日。或于酒店。聚会饮酒。欢乐心故。不须人教。各各起舞。未得酒时。都无是事。是故当知。人因饮酒。则致欢乐。心欢乐时。不起恶念。不起恶念。则是善心。善心因缘。应受善报。复次世尊。猕猴得酒。尚能起舞。况于世人。如世尊说。施善善报。施恶恶报。如世间人。缘前布施福德因缘。今致大富。贫者从乞悭惜不与。悭贪因缘。受饿鬼报。或有世人。若男若女。受形端正。男人好者。为女所爱。女人好者。男情所乐。若有强力。制断男女。不令会合。不得合故。则致忧苦。此之殃罪。当归何处。末利夫人。皆由前身以好施人故。今得好报。世尊云何。令持五戒。月行六斋。六斋之日。不得庄严香华服饰。又复不听作倡伎乐。又复不听附近夫婿爱好之姿。竟何所施。徒亡其功。岂非苦也。?

另外,世尊啊,我观察世间即使是贫穷的平民百姓,奴婢仆人,荒蛮之地的夷人,或者是为了庆祝节日,或者是到酒店聚会,因为欢乐的缘故,无需人教导,便能欢歌起舞,在没有酒的时候,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所以由此知道,人因为酒的缘故而有快乐。心欢乐的时候不会起恶念,不起恶念则是善心,善心应该有善报。猕猴饮酒尚能起舞,何况世人。

就象世尊所说,行善善报,行恶恶报。就如同世间的人,因为从前布施的福德因缘,现在得到大富的果报。贫穷的人乞讨,却吝啬不给,因为贪吝的缘故,将来受饿鬼报。又如世间男女相貌端正,男人相貌好者,女子喜爱,女子美貌,男子喜乐。如果有外力强令断决,不让其相配,就会导致其忧愁苦闷。这样的罪过,应当算谁的呢?

末利夫人由于前世乐善好施,现得好报。为什么世尊令其受持五戒,每月斋戒,不能穿着华丽的服饰,带花涂香,不能歌舞嘻乐,又不能让其夫妻欢聚。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好处呢?这不是苦吗?

佛告王曰。大王所难。非不如是。末利夫人。在年少时。若我不敕令受戒法修智慧者。云何当有今日之德也。以能得度。复度王身。如斯之功。复归谁也。末利夫人。受我教故。如说而行。故使今日成就智慧方便解脱。复次大王。譬如世人家有一子。欲令成故。及其幼年。将诣学堂。与师令教文艺书疏人望礼仪。学堂之法。皆有制令。呵啧杖罚。禁节饮食。不得睡眠。出入行来。不失节度。有违犯者随罪轻重。计而行罚。儿畏杖故。专心就学。至年大时。高才博闻。靡所不知。复以所知。转教余人。末利夫人。奉斋持戒。亦复如是

佛告波斯匿王说:大王所疑并非没有道理。末利夫人在少年的时候,如果我不令其受持戒法、修习智慧,怎么会有今天的福德呢?不仅自己得度,还能度化大王。这样的功绩该是谁的功劳呢?末利夫人遵守我的教导,奉行如一。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智慧方便。

大王,比如家中有一子,想要其有所成就,当在其幼年的时候送至学堂,让老师教授文学、艺术、礼仪等等。学堂里有其规矩,否则要呵责杖罚,禁止饮食,不能睡眠。出入进退,不能违犯礼节。有违犯的则要根据情况进行责罚。小儿因为畏惧,会专心学习,到了年纪增大,高才博闻,无有不知,又能转教于人。末利夫人,奉持斋戒,也是这样。

复次大王。如富楼那。妒嫉心故。割断恩爱。辞别父母。舍离妻子。入山习学。被服草衣。忍寒耐苦。自立誓言。要当讽诵九十六种经书记论。悉令通达。不尔不还与父母相见。足二十年。一切通达。还王舍城。头戴炬火。以铜鍱腹。陌上而行。而自唱言。我一切智。来至我所。而谓我言。儞瞿昙沙门。竟何所知。我言痴人。而说颂曰

大王,又如富楼那,因为嫉妒心的缘故,割舍恩爱,辞别父母妻子,入山学习。披草衣,忍受饥寒困苦。立誓:要学习通达九十六种经书记论,否则不回去和父母相见。用了二十年,一些学问都明了无疑。返回王舍城,头顶火炬,腹前挂有铜罗,边走边唱:“我有一切智慧”。来到我这里说道:你这沙门,能知道什么。

我说:愚痴的人啊。

若多少有闻 自大以憍人 是如盲执烛 照彼不自明 

如果有了一点智慧学问,就自大骄傲,那就如同盲人手持烛光,能够照耀他人,却不能照耀自己一样。

时富楼那。闻是语已霍然心悟。舍炬解腹。五体投地。惭愧悔过。皆由多闻智慧。诸根利故。未起之顷。断三界漏。得罗汉道。智慧之力。譬如调象随钩而转。

富楼那听了我说的话,豁然了悟,舍弃火炬铜罗,五体投地,忏悔自己的过错。由于其多闻智慧,诸根明利,还没有起身的功夫便能断除三界,证得无漏阿罗汉道果。智慧的力量如同训练大象一般,可以让其随着小钩而转动。

大王当知。夫习学者。皆由禁制摄五情根。然后通达无所挂碍。名无碍智。无碍智者。具四辩也。今富楼那。具四辩才。皆由慊苦勤学所得。是故我说。夫慧解者。有七德才。何谓为七。第一信才。二精进戈。第三戒才。四惭愧才。第五闻才。六为舍才。七定慧才。是为七才。末利夫人。具此七才。大王当知。末利夫人。虽为女身。高才智博。非同凡人。皆由少来。慎身口意。一心专念。修习智慧。智慧力故。名为解脱。复以智慧。解悟天下。尔时世尊。因罗睺沙弥。为诸大众。说颂曰:

大王应当知道,学习都是要禁止自己的情欲,专心一致。才能通达无碍。这叫做无碍智。无碍智具有四辩才。而富楼那具有四辩才都是由于其勤苦学习所得到的。所以我说:智慧学问,有七种利益德行。一是信心,二是精进,三是戒律,四是惭愧,五是听闻,六是能舍,七是定慧。末利夫人即具备此七才。大王,末利夫人虽然是女身,但是才智广博,非同凡想。 都是由于少年的时候,慎护身口意,专一其心,修习智慧。由于智慧的力量,才得解脱。又以智慧转教天下人。这时世尊为了教化罗睺罗,于是说偈诵道:

闻为金翼鸟 威势武力强

闻为行宝藏 所在相利益

闻为大桥梁 济度众苦厄

闻为大船师 济渡生死海

多闻令志明 以明智慧增?

智则博解义 见闻行法安

多闻能除忧 能以定为欢

善解甘露法 从是得泥洹

闻为知律法 解疑亦见正?

从闻舍非法 行到不死处?

仙人敬事闻 诸天亦复然?

捡心不放逸 积闻成圣智

慧能散忧患 亦除非邪衰

欲求安隐吉 当奉事明者

盲从是得眼 如暗中得烛

开导世间人 如明将无目

是故应舍痴 离慢豪富乐?

务学事明者 是名积聚德 

多闻如同金翅大鹏鸟一样威武强壮。

多闻是指导我们行为的宝藏,随时随地为我们带来众多的利益。

多闻是宽广的桥梁,能够让众生脱离痛苦与灾祸。

多闻是大船,能够渡化众生脱离生死苦海。

多闻能够让我们的心志开明,增长智慧,有了智慧就能了达真正的佛法,对所闻所见都能如法对待。

多闻能够驱除我们的优虑,能够让我们以定为乐。真正了解佛法甘露,最后达到涅盘妙果。

多闻能够了知戒律,善不善法,解开疑惑,端正自己的见解。

从多闻能够让我们舍弃不善之法,从而逐步获得常乐我净的圣果。仙人,天人都十分尊敬多闻的人。收摄心神,不放逸。再加?上多闻,就可以成就无上智慧。

真实智慧能够消散我们的忧患,除灭邪见非法,及苦厄。如果要得到安详和吉利,那么就要跟从明师学习。

如同盲人复明,黑暗中得到烛光照耀一样。开导世间众生,让没有眼睛的人看到光明。

所以应当舍弃愚痴,远离骄慢富乐,从明理多闻者学习。这样才能积聚福德。

尔时世尊。说是偈已。复告王曰。王今福德。聪朗博义。皆由前世亲觐明师。慊苦奉侍。习学所致。因缘果报。今为人王。智慧明达。陆宜抚接。世间难有。是故我说。般若智慧有四种义。是故当知。求三乘人。当学般若。苦欲离三恶八难苦患。欲受人天快乐果报。以要言之。求一切福德。皆应修学智慧方便。如我前说。阿逸多王。勤苦习学。智慧力故。虽复失行生恶趣中。常识宿命。识宿命故。改恶修善。速得解脱。感致诸天。济接供养。以智慧力为诸天师。以是因缘。我说般若有四种义。尔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智慧方便。功德因缘。甚大欢喜。太子只陀。夫人太后。群臣士民。一切大众。莫不解悟。各各修敬。为佛作礼。复座如故。

世尊说完这个偈子后,又告诉波斯匿王说:大王今天您的福德都是由于前世亲近明师,谦虚辛勤、奉侍学习的缘故,所以今生得为人王,智慧明达,待人处事善巧相宜,世间少有。所以我说,般若智慧有四种意义,还应当知道,求三乘正法的人,都应当学习般若智慧,想要远离三恶人苦,享受人天果报的人,总之一句话,求一切福德都该修学智慧方便。

就象我前面所讲,阿逸多王勤苦学习,智慧得力量让其虽然因为作了错事,堕落恶趣,但能记忆宿命,因为能够记忆宿命,改恶修善,就迅速解脱,甚至感动诸天供养,以智慧的力量能成为诸天的老师。所以我说般若智慧有四种意义。

这时波斯匿王,听闻佛说智慧方便的功德,十分欢喜。太子祉陀,天人,太后,群臣,大众都明白了这个道理,各自礼敬世尊,然后落座继续听闻佛法。

王叉手曰。如佛所言。世人修善。凡有二种。一有漏善。二无漏善。有漏无漏。二义归一。世尊。云何说差别耶。佛告王曰。人有二品。一者利根。二者钝根。为钝根人。说二种善。利根之人。不说二也。所以者何。众源泉流。终归一海。钝根之人。诸根暗塞。是故为说分别法耳。

波斯匿王说:就象佛所说的那样,世人修行善业有两种,一种是有漏的善业,一种是无漏的善业。但是无论有漏无漏都是善业。世尊怎么说其有所差别呢。世尊告诉波斯匿王说:人有两种,一种是利根,一种是钝根。为钝根人说法,则说有漏无漏两种善。为利根人说法,则不说两种。为什么呢?所有的小流小溪最后都会流归大海。钝根人诸根闭塞,所以为其分别说法,让其容易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