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佛教的佛经?佛教的经、律、论-地藏论坛-地藏佛教网

佛经】(一)佛经三藏中之经藏部分,即佛陀所说之经典。包括相传为释迦牟尼佛所说而于后世结集之经典,亦有历代陆续以‘如是我闻’形式创制之经籍。按文字分,有梵文、巴利文、汉文等佛经。汉文佛经一般分大乘经、小乘经两种。唐代智升之开元释教录,始将佛经大乘经分为般若部、宝积部、大集部、华严部、涅槃部等五大部,及五部以外诸经;明代智旭之阅藏知津,按天台宗五时判教学说,将佛经大乘经分为华严部、方等部、般若部、法华部、涅槃部,我国之频伽藏及日本之缩刷藏经因之。宋藏收佛经大乘经五二八部,二一七五卷;元藏收佛经五二八部,二一七四卷;高丽藏收佛经五二一部,二一六四卷;缩刷藏经与频伽藏收佛经四五○部,二二九○卷。小乘经主要指阿含经及其单品,宋、元二藏各收二四二部,六二一卷;高丽藏收二四○部,六一四卷;缩刷藏经和频伽藏各收三二一部,七七八卷。大正藏则将一切佛经分为阿含、本缘、般若、法华、华严、宝积、涅槃、大集、经集、等十部,共收一四六○部,四二二五卷。
地藏论坛佛教app下载(20年历史佛教论坛)
http://www.bskk.com

什么是佛教的佛经?佛教的经、律、论-地藏论坛-地藏佛教网
佛经

 【佛经】(二)泛指佛教全部经典。包括经、律、论等。如古代所谓之众经、一切经等。

【佛经】
 (杂名)佛教之经典也,又佛像与经典也。

【佛经入中国】
 (故事)疑耀二曰:‘世但知佛书,自汉明帝时,始入中国。不知秦之先,中国已有其书。隋经藉志曰:其书久矣流布,遭秦火之世,所以湮灭。又刘向列仙传曰:得仙者百四十六人,其七十二人,已在佛经。又汉哀帝元寿元年,博士弟子景卢,受大月氏王口传浮屠经。此皆白马未入中国之前也。况明帝时,傅毅对帝所言,皆是佛书。使先此未有佛书,毅何从而得之。是明帝前,虽有其书,尚未盛行。自白马既来之后,其说乃盛耳。’宋朝类苑曰:‘佛经之入中国,自竺法兰摩腾二师,以后汉明帝时暨至白马寺,首译四十二章经。历晋及十六国南北朝暨唐,皆有梵僧自五天竺来,及华人之善竺音者,迭相翻译。讫开元录,凡大小乘佛经经律论圣贤集共五千四十八卷。至正元又别录佛经新经二百余卷。元和之后,佛经译经遂废。太宗太平兴国初,有梵僧法贤法天施护三人自西域来,雅善华音,太宗宿受佛记,遂建译经院于太平兴国寺,访得凤翔释清照,深识西竺文字,因尽取国库新贮西来梵夹,首令三梵僧诠择未经翻者,各译一卷,集两街义学僧评议,论难锋起。三梵僧以梵经华言对席读,众僧无以屈,译事遂兴。后募童子五十人,令习梵学,独得惟净者,乃江南李王之子,慧悟绝异,尽能通天竺文字。今上即位初,陈恕建议,以为费国家供亿,愿罢之,上以先朝所留意,不许。讫今所译新经论学,凡五百余卷。自至道以后,多惟净所翻也。大中祥符四年,译众上言,请如元正造录,诏令润文官参知政事赵安仁与翰林学士杨亿同编修,凡为二十卷。乃降赐太宗所作释门文字,令编其名题入录。安仁等及释众再上表请御制释门文章,许之。六年三月,赐御制法音前集七卷,共论次其文理,以附于先皇之次,而冠于东土圣贤集之首。译经院置润文官。尝以南北省官学士充,中使一人监院事,译经常以梵僧,后令惟净同译经。梵学笔受二人,译缀文二人,评议二人,皆选名德有义学僧为之。’


什么是佛教的佛经?佛教的经、律、论-地藏论坛-地藏佛教网
佛经

【佛经】
 佛教的经典。

【佛经教典】
佛经指记录佛陀教法之经典,及后世学者基于信仰、学理等意念,对经典或教法所作之阐示、品评、考证等论著。惟佛教中并无与基督教之圣经、回教之可兰经等相当之佛经单册圣书,而系因应于教史之发展,逐渐形成部帙庞大、系统复杂之佛经经典群,即一般佛经所谓包含经、律、论之大藏经、一切经。就佛教发展南北传两大主流而言,系统较统一之佛经教典集,系始于锡兰(斯里兰卡)而流布于东南亚之南传巴利语佛经典籍,今有日译南传大藏经八十五卷,流通于北传佛教国家。北传汉译大正藏有三四九三部一三五二○卷。佛经藏经中含有大量后世之注释书、解说书等,若以佛教各宗派乃至各时代之观点而言,选录佛经典籍之标准势必因人、因时代、因派别而异,故欲编集一套令所有佛教徒皆普遍满意之教典选集,极其困难。

 今推测佛陀教团当时所使用之俗语(摩揭陀方言),与后来南传之巴利语恐有相当密切之关联。又各部派所传教典之用语亦不同,例如说一切有部使用梵语,大众部使用混合梵语。十九世纪以降,在尼泊尔、中亚、印度、日本等地,陆续发现不少梵语、混合梵语之教典写本或断片,然以数量有限,故就全部佛教教典而言,仍以汉译藏经为佛教、佛学等之主要研究资料。其他如中亚古代之印度日尔曼语系,及土耳其语系之断片,亦具有研究价值。

 佛陀为佛教教祖,与世界其他大宗教家相同者,乃本身未曾留存任何亲笔之著述。今日所流传之佛陀教法,皆为弟子们于佛陀涅槃后,结集自己日常所听闻之教法,再代代口传,汇辑而成佛经。盖印度古来即以口传方式传授知识,对神圣之教说尤其忌讳书写成文字。是知五世纪初,我国之高僧法显欲于印度求取梵文佛经原典,实属不易之事。

 佛陀之教法大多因应弟子或大众之问而作答,亦有随机对大众宣讲者;然通常是在各种特殊因缘下,为特定之人物及特定之问题而说,并非原本即准备为大众开示之演讲。闻法者以诗或特殊形式之文句背诵、口传,此因古代之印度人擅长于记诵长篇大论之教说内容。佛陀入灭后,弟子大迦叶主持教典之结集,由阿难诵出‘经’,优波离诵出‘律’,各弟子互相参照后,获得参与者之认可即成为思想行为之典范。当时结集佛经教典之确切内容不明,而后世各部派多谓己派之教典系源自初次之结集。

 佛陀入灭后一百年间,教团分裂为二十部派,继有小乘、大乘、显教、之别。各派以己派所传持之教典为佛教正统,并否定他派所传持之典籍,而同一典籍,亦每每由于各派不同之传持而产生相异之内容。又巴利语藏经为南方之上座部分别说系所传承,在内容与组织上具有一贯性与系统性,汉译藏经则为长期以来诸宗派各家佛经典籍之集大成者,故趋于庞杂而多样性。


什么是佛教的佛经?佛教的经、律、论-地藏论坛-地藏佛教网
佛经

 佛经教典主要分为经、律、论等三部分,约成形于五世纪初。

 (一)经,乃佛陀之说法,亦有弟子之说法,篇幅长短不一,文体分为散文、韵文、散文韵文混合体等多种。巴利语之经部分为长部、中部、相应部、增支部、小部等五部。佛经其前四部与汉译之长阿含、中阿含、杂阿含、增一阿含等,内容部分相符,然非完全相同。而四阿含亦由四种不同来源之典籍偶然配合而成。

 巴利语小部共收十五经,以小诵为首。法句经、经集、自说等,集录佛陀之教说;长老偈、长老尼偈等,集录出家僧尼之诗句;本生谭则为本生故事之经文与注释混合而成佛经。

 三藏佛经之中,汉译之经部典籍数量极多,分为:阿含部、本缘部、般若部、法华部、华严部、宝积部、涅槃部、大集部、经集部等。阿含部与巴利语之佛经经部部分一致。本缘部集录佛陀之传记、传说、本生谭等,与巴利语之本生相近。除阿含、本缘部外,其余佛经大多为大乘经,多与巴利语经典无相关处。

 般若部阐说般若之空理,共有四十二部七七六卷。其中,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佛经,由唐代玄奘译出,为般若经典之集大成者,除心经、仁王经外,诸般若经佛经之内容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相近。般若心经有多种译本,篇幅极短,却有相当重要之地位,金刚般若经为禅宗所重。

 法华部之妙法莲华经为我国天台宗所依。华严部之华严经主要叙述佛陀成道时之悟境,主要译本有六十卷本、八十卷本、四十卷本等三种佛经,四十卷本为前二种译本‘入法界品’之别译。华严部为我国华严宗之根本佛经教典,亦为佛教文学重要文献。宝积部佛经共有六十四部三○二卷,其中,大宝积经一二○卷为集大成者,由唐代菩提流志译出。

 涅槃部佛经之大般涅槃经,有四十卷本、三十六卷本两种,然与同名之原始经典(即三卷本大般涅槃经,属于阿含部)并非同本。涅槃部佛经展开大乘之理念,我国涅槃宗依此而成立,惟后为天台宗融和。大集部由六十卷佛经之大集经构成。经集部所收录之经典,与大集部、宝积部等性质相同,属集成式者,而三部所收之小经亦皆各有内容相同之个别佛经单独流传。

 宝积、大集、经集等三部所收佛经经典,与净土宗有关者佛经,有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与禅宗有关者佛经,有楞伽经、维摩经;与法相宗有关者,有解深密经;描写女性之崇高理想者佛经,有胜鬘经;祈求国家繁荣者佛经,有金光明经。上记汉译大藏经之部次,系依大正新修大藏经之排列次第。

 (二)律,乃规定出家修行者应守之戒律,及教团之纪律等,内容包括佛陀之开教、教团之成立及发展等佛教初期之历史。现今所传之巴利语律典出于上座部分别说系,汉译之十诵律出于说一切有部,四分律出于法上部(法藏部),五分律出于化地部,摩诃僧祇律出于大众部。又北传之律部教典,除与巴利律典相当者外,亦有纯属大乘独有之汉译典籍。

 (三)论,乃将经典所说要义加以整理、解说者。巴利语与汉译之论部,两者内容有异。南传巴利语之论部称为阿毗达磨,由部派佛教之七种论书构成,即:法聚、分别、界论、双论、发趣、人施设、论事等。汉译大藏经之论部,广收诸种著作,分为:释经论部、毗昙部、中观部、瑜伽部、论集部等。释经论部所收者,如大智度论,系注释般若经之论书;十住毗婆沙论,系注释华严经十地品。

 毗昙部,为部派佛教之论书,与巴利语论部典籍少有共通性,以发智论为始,其余之集异门足论、法蕴足论、施设足论、识身足论、品类足论、界身足论等,称为六足论。与六足论并列之大毗婆沙论二○○卷,为说一切有部之代表论书,由玄奘译出;其他如世亲之俱舍论、众贤之顺正理论等,亦颇著名。

 中观部收有龙树所造之中论、十二门论等中观派之论书,龙树即中观学派、中观思想之祖。瑜伽部收有瑜伽派(唯识派)之论书,如瑜伽师地论一○○卷,由弥勒菩萨说出,无著笔录,另有无著之摄大乘论、世亲之唯识二十论、三十论等,及诸论之注释书。论集部收录上记诸部未辑录之诸派论书,及因明(论理学)之论著。此外,亦收有内容与巴利语藏外经典‘弥兰陀问经’相当之那先比丘经。

 上记所列举之经、律、论等典籍,收于大正藏卷一至卷三十二;卷三十三至卷一○○多为中国各宗派历代祖师之著述,包括经疏、律疏、论疏、诸宗、史传、事汇、外教、目录、续经疏、续律疏、续论疏、续诸宗、悉昙、古逸、疑似、图像等,广义而言,皆可称为佛教教典。

 巴利语佛经教典,除上记所述之三藏外,亦包括五世纪之大论师佛音所作之注释书。其他如弥兰陀问经、大史、岛史等藏外典籍,皆被视为准教典。

 巴利三藏佛经起源极早,据传西元前三世纪间,于阿育王时已传入锡兰。现今一般咸信编集于西元后,而于五世纪顷成形。汉译大藏经佛经始于一世纪顷,至十一世纪渐趋式微,著名之翻译家有鸠摩罗什、真谛、玄奘等。

 梵文原典之研究,自十九世纪以来蔚为学界风气,最早系英国学者荷吉森在尼泊尔发现大量梵文佛经原典,其中之佛经大乘典籍有法华经、金光明经、般若经、楞伽经,以及华严经十地品、入法界品等。其后,在中亚地区亦陆续发现佛经大乘典籍,及说一切有部之律、论等断片,今已次第整理出版。并有中亚之古和阗语、粟特语等断片之研究报告。

原创文章,作者:地藏佛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zzc.com/article-314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